<acronym id="prc1y"></acronym>

    <ruby id="prc1y"><i id="prc1y"></i></ruby>
    1. <sub id="prc1y"><sup id="prc1y"></sup></sub>
    2. <track id="prc1y"><i id="prc1y"></i></track>
    3. 當前位置:首頁 > 信息正文
      資陽“首法”為安岳石刻撐起“保護傘”
      發布時間:2018-12-20 信息來源:資陽日報 閱讀次數: 【字體: 打印本頁】【關閉窗口
       

        資陽安岳被譽為“佛雕之都”,有摩崖石刻造像十萬余尊,被列為全國重點文物單位的就有10處,是國家文化部命名的“中國民間藝術(石刻)之鄉”。

        毗盧洞的紫竹觀音、臥佛院的左側全身臥佛、華嚴洞辨音觀音、圓覺洞“西方三圣”……安岳石刻,在 “古、多、精、美”的光環下,也面臨著諸多 文物保護的壓力。

      難題 

      文化遺產遭遇“尷尬被愛”

        “在文物保護過程中,安岳石刻面臨很多難題:難在‘量多’‘面廣’和‘分散’!”安岳縣文物管理局博物館股股長周永強告訴記者。

        2018年8月,安岳石刻造像被“彩漆”事件引發了廣大網友關注。還原事情的真相,就要追溯到上世紀90年代。“當時,當地群眾對文物保護的理解不同。他們覺得請工匠給佛像‘上彩’不是破壞,而是一種虔誠的尊重和維護。”周永強介紹。

        上世紀90年代以前,大批群眾自發組織巖體加固和保護性建筑建設的行為較多。當時技術力量不足、技藝不精,有些改變了石刻本體所處位置的歷史風貌,有些對石刻本體造成了毀損;自清代到上世紀90年代的“上彩”“修補”“增刻”等行為時斷時續,有些技藝拙劣而毀損了石刻文物的藝術價值,有些則直接降低了安岳石刻的藝術水準……

        通過長時間的深入走訪和宣傳,安岳群眾對保護文物逐步有了正確的認識,但是安岳石刻面臨保護難的問題依然存在。“文革歷史原因破壞”“保護性破壞” “雨水侵蝕和自然風化”“偷盜破壞”“宗教迷信活動破壞”五大“破壞”難題仍亟待破解;保護管理體制不完善、文物保護專業人才匱乏、基礎設施和環境亟待改善等現實問題不容回避。

        “保護好安岳石刻,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王榮木指出,市人大常委會要傾聽人民的呼聲,發揮立法引領作用,把不可再生的石刻保護好,為我們子孫后代留下寶貴財富。

      契機 

      地方“立法權”對準歷史文化

        2016年7月23日,四川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七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四川省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確定廣元市、內江市、樂山市、資陽市、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甘孜藏族自治州、涼山彝族自治州開始行使地方立法權的決定》,資陽市正式獲得地方立法權。

        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相關部門先后多次在不同場合提出制定《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的立法建議。“地方發展所需、人民群眾所盼”這兩項重要的標準,使得安岳石刻保護從眾多的立法選題建議中脫穎而出,成為資陽實體法規的立法首選。

        “聽到市委批準把《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作為全市第一部實體法規立項之后,整個文物管理戰線上的同志們都異常興奮。”周永強回憶起當初的情景至今仍激動不已,“市人大常委會、市文廣新局、市法制辦、文物管理局……各相關方面人員馬上聚集在一起,學習考察,深入一線調研。工作雖然繁瑣,但是我們干起來帶勁啊!”

        作為初次起草《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的工作人員之一,周永強永遠都不會忘記那種肩扛歷史的責任和壓力。“我們當時非常清楚,就是要立足資陽、安岳的實際情況,制定一部能夠對安岳石刻起到保護效果的條例。要有資陽特點,要有可操作性,要順應地方和人民群眾的需求!”

        2017年12月6日,市人大常委會召開全市立法工作聯席會議第二次會議,初步確定將《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作為2018年度法規審議項目之一,由市文廣新局牽頭,安岳縣政府及市旅發委、公安局、國土局、規劃局等部門配合。市人大常委會通過立法項目計劃后,用立法手段保護安岳石刻的大幕就此拉開。

      聚力

      依法為安岳石刻編織“保護網”

        “字斟句酌”“咬文嚼字”“枯燥乏味”,這些詞匯頻頻出現在記者的采訪本中。回顧參與起草工作的歷程,資陽市文廣新局的袁朗記憶深刻。“比如說,對于條例名稱,到底稱《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還是《資陽市安岳石窟保護條例》就存在相當大的分歧,為此我們查閱了很多資料,經過很長時間討論,最終選定現在的名稱;再比如說,我們想表達禁止在佛像前‘敬油’的意思。因為在四川方言里,群眾把這些儀式統稱為‘敬菩薩’,但是站在法條的角度這樣就不行!”幾十條內容,一個字一個字商議、一個一個字斟酌,個中艱苦不言而喻。

        2017年12月著手起草的《條例(草案)》作為我市首部實體法,具有為以后實體立法工作探路尋徑、積累經驗的重要意義。市人大常委會堅持立法質量與立法效率并重,加強立法組織協調,探索形成了“全程參與、分段領跑”的工作模式,提前介入市政府法規草案起草工作,引導部門圍繞安岳石刻保護范圍、責任主體、經費保障、合理利用等方面的問題起草初稿,最大限度將相關爭議解決在審議前,提高立法效率和質量。

        從相關部門多次討論的《條例(內部討論稿)》到面向社會的《條例(征求意見稿)》;從邀請大足石刻研究院、四川考古研究所、西南政法大學等專家論證,到遠赴河南洛陽、山西大同學習先進經驗、征求文本意見;從廣泛向群眾征求意見到市委書記陳吉明的親自修改……無論是普通群眾還是領導干部,不管是專家學者還是人大代表,資陽首法的每一點動向,都牽扯著太多關注的目光。

        2018年4月27日,市四屆人大常委會十二次會議審議表決通過了《資陽市人大常委會關于繼續審議〈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草案)〉的決定》。

        一審通過,是資陽聚集人才、同向發力的結果,也是取得地方立法工作階段性的成果,標志著資陽市立法工作已經甩開步子,邁出堅實的步伐。

      使命

      “資陽首法”面對歷史對話未來

        2018年6月,市人大法制委會同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組織法制委全體委員,部分市、縣部門代表,邀請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立法專家,對《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草案)》進行了集中修改,形成了二審討論稿;2018年11月,《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草案)》順利通過資陽市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十七次會議三審;2018年12月7日,《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經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八次會議審議批準。

        至此,資陽首部實體法規正式落地。

        掌聲響起,責任在肩。翻開《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讓我們一起來看它如何集中智慧,為安岳石刻牢牢撐起這把法的保護傘——

        《條例》明確了安岳石刻保護的范圍問題。安岳共有石刻10萬尊,分布在69個鄉鎮,具有點多面廣較為分散的特點。按照突出重點狠抓重點的立法要求,《條例》將縣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中的石刻文物及其附屬文物納入立法保護范圍,以利最大限度地整合保護資源和力量。

        《條例》解決了安岳石刻保護的責任主體問題。針對職責不清、推諉扯皮的現象,明確了市、縣人民政府及相關行政部門、安岳石刻保護機構的責任;根據安岳石刻分散的具體情況,重點明確了鄉鎮人民政府對轄區內石刻的責任;同時,規定了其他依法占有、使用安岳石刻的主體應當承擔的責任。

        《條例》的出臺將有效解決安岳石刻合理利用不足的問題。采取專章規定的立法體例模式,通過九個條文,分別規定了文旅融合、文物開放、文化傳承、講解服務等多種措施,促進安岳石刻的合理利用,解決了安岳石刻利用效率低、社會參與度不夠等問題。

        《條例》的出臺能實際解決安岳石刻保護不足問題。從保護的具體措施、相應的法律責任等方面,解決了實際操作中石刻保護的具體問題。針對上位法沒有規定而客觀存在的破壞安岳石刻的行為,如擅自妝修、增修、增刻、重塑,在非規定地點燃放煙花爆竹、燃燒香蠟紙燭、上油點燈等,堅持保護為主的原則,作出了禁止前述行為的規定,并明確罰則。

        ……

        《條例》共有五章三十三條,包括總則、保護管理、合理利用、罰則、附則等部分。本著一切從實際情況出發,用資陽辦法解決資陽難題的初衷,《資陽市安岳石刻保護條例》開啟了立法保護歷史文物的新篇章。它將為安岳石刻的保護工作提供更加翔實、精準的法律依據,也將為資陽深入推進科學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建設“法治資陽”提供樣本。它將科學而有力地為安岳石刻撐起保護之傘,讓資陽人更有責任和擔當地面對歷史、對話未來。(資陽日報記者 蒲敏)

      ( 責任編輯:安岳縣網管中心-14)
        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熱點新聞
      av天堂2019在线观看